不要——」花娌妾吼出心底的惊惧,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…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10
  • 来源:18岁末年禁止免费影院_18岁末年禁止观看免费_18岁末年禁止免费网站

  不要——」花娌妾吼出心底的惊惧,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……

  「花小姐?」薛沙锡本不想叫醒她,但看她眉头倏地深锁、脸色瞬间转白、汗几乎湿透了她的衣襟,似乎正被恶梦所扰,於是他伸手推了推她。

  「不要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不要!」她猛烈的摇著头,就在薛沙锡不知道要如间是仔的当口,一桶水忽然刷的一声淋在她身上。

  这桶水不仅把花娌妾从恶梦中叫醒,更把薛沙锡吓了一跳,他本能的看向始作角菩呵克铜。

  阿克铜却连瞧也不瞧的转过身,一边叨念埋怨,一边拎著水桶回到他的菜园去了。「真是的,鬼吼鬼叫……吵死人了!」

  「哇!一花娌妾惊醒,惊魂未定之际,却发现自己全身湿涤涤的。

  薛沙锡强忍笑意,却被她误会了。

  她瞪著他说:「你……你怎么用水泼我?」

  「可别误会!」薛沙锡连忙解释:「是这个城的主人看不过去,才用水泼你的。」

  「什么?」她当下又是一愕,这个城堡的主人还真是没礼貌,怎么这样对待陌生人?而且,她还即将是他的老师呢。可恶!亏她刚才还因自觉配不上这里的高尚而自卑,原来城主只是一个爱好表相的暴发户而已!

  「对不起,他又不知去哪里了。」薛沙锡其实是知道的,阿克铜近来忙於菜田的播种,对他的提议更是甚为反对,说什么也不肯前来见他的英文教师一面。

  至於他刚才的出现,薛沙锡心想:应可暂且归纳为好奇心的驱使吧!

  「怪人!」花娌妾忍不住骂道。迎上薛沙锡若有所思的目光,她已懒得替自己的批评自圆其说了。

  「他就是这样,相处久了,便见怪不怪。」薛沙锡难得替阿克铜说上一句好话,连自己都讶异起来。

  「反正我以後是他的老师,教好他是我的责任。」

  「那好,我会支持你的。」薛沙锡一副等著看好戏的神情。

  「谢谢。」她回了个礼,有模有样的,连自己部佩服。

  薛沙锡望著她湿透的衣裳,体贴的说:「这样奸了,我先带你到你的房间去休息,往後的日子就看你的了,过些时日我会来验收成果。」

  「放心。」她拍著胸脯,英文是她从小到大使用的语言,她会敦不好?

  「来吧。」他领著她走出回廊,步上富丽堂皇的回旋梯,在她目不暇给的时候,他将眼前雕著王妃像的木门开启。「这里曾是土耳其王妃的寝宫……」

  「哇——」她实在忍不住了,兴高采烈的扑倒在室内那张华丽的大床上,触及它的柔软,她闭上眼笑道:「好软好软的床哦!」

猜你喜欢

真丢人呐,她暗自骂道,身为一个星联女警事

真丢人呐,她暗自骂道,身为一个星联女警事,不过是小小地走了几步路而已,居然会脚酸背痛,亏她还受过无数严格的体能训练。她应该是体力超一流的四星警事才对!但,光走出那楝迷宫似的大屋

2020-04-19

八成是他那格外严厉的神情说服了薇卡

八成是他那格外严厉的神情说服了薇卡,她难得点头答应了他。毕竟这也是为了她自身安全着想。薇卡也发现到许多不友善的目光,带着恶意企图在她的身上盘旋。她紧挨在赛瑞斯身边——宁可在一窝

2020-04-19

「很好很好,满聪明的,小子。

「很好很好,满聪明的,小子。」背後的人以匕首抵住她的头背,「想等主人出来,好告我一状是吗?你听到什麽了?你和我的联络人说话了,是不是?」「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「不用想骗我了,你

2020-04-19

自认曾见过各式各样的女子,但没有一个像珊这样扣紧他的心

自认曾见过各式各样的女子,但没有一个像珊这样扣紧他的心,她们都不像她一方而这麽坦率直接,像个百分之一百的女子,温柔关怀、善体人意。他以为大部分的女人都善於说谎,总为了自己,编排

2020-04-19

……你们出卖我!天晴怨恨的视线,直跟到他们俩一前一后地消失为止

……你们出卖我!天晴怨恨的视线,直跟到他们俩一前一后地消失为止。可恶!小由、大哥,我会记住这次的!“希望没打扰到你什么。”明知故问的男人,还大言不惭地微笑说。如果对他张牙舞爪下

2020-04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