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不待她说完,皱着眉头径自开始清洗伤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97
  • 来源:18岁末年禁止免费影院_18岁末年禁止观看免费_18岁末年禁止免费网站

  女子不待她说完,皱着眉头径自开始清洗伤口。

  神谷拢任由她去,这才松了口气似的坐入她的身侧。「-也太不小心了!」

  「少-唆,你以为我愿意啊?」女子暴躁的吼道。

  「-不是不想插手?」神谷拢为她递上药水问着。

  女子似乎将伤口所带来的痛楚发泄在他身上,想也不想的踢了他一脚。

  然而女子无礼的举动教唐欣容产生了迷惘。

  女子再次投以瞪视,没好气地对她说:「-的行为、动作和-的脸一样,看起来都很蠢!」

  「-……-干嘛骂人啊?」她是招谁惹谁了?「你们突然出现,一来就占了我的地盘,也不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:还有,-到底是谁?」

  「-的地盘?」女子不屑的说:「这种鬼地方,我才待不住!」

  「什么?」唐欣容真的生气了,随手抓起桌上的佛经朝她的方向一举,犹似驱除恶灵之姿。「简直是莫名其妙,-的伤看起来很不简单,不过我当没看见,你们快点走吧,否则我要报警了。」

  看着她奇异的举动,女子一阵摇首的朝神谷拢又踢了一脚。

  「你怎么会带我来这种怪人住的地方?我不认为这里真的安全,她像个神经病嘛!.」

  「蝶,暂时委屈-在这里休息一下,别再多话了.」神谷拢轻斥着。

  他对女子的无礼万般忍耐的态度令唐欣容着实看不顺眼。

  「什么叫委屈啊?」唐欣容瞪着两个人:心脏跟着发疼。「你要是觉得很委屈,大可以带她回饭店啊!突然出现就只晓得批评我,以为我好欺负吗?可恶!包扎好了就快滚,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,惹得我一再生怪病。」

  「-生病?」他以狐疑的眼神注视着她。

  唐欣容退到门边,以无比认真的表情点头道:「对呀!虽然去看了医生,但他却说我这不叫病……反正不关你们的事啦!我这里不是宾馆,你们想演爱情剧也不要在这里,因为我不想看。」

  原本想阻止她喋喋不休的蝶闻言,同神谷拢面面相觎之后大笑。

  「-在说什么?我干嘛和我哥演爱情剧?-真是一个神经病!」

  神谷拢紧盯着唐欣容缩在门边的身影,依然只会抓着经文护身的她一点也没变,可他却变了,变得无时无刻在想她。

  「哥……哥哥?」原来那不是夫妻脸,他们是兄妹啊!唐欣容恍然大悟。怪不得两人的气质这般相像!得到解答的她放心的吐了口长气,这才察觉神谷拢目光灼灼地看着她,不知道看了多久了。

  被他紧盯的视线逼得无以自容,唐欣容慌张的坐在门边,尴尬的朝神谷蝶发问:「那么,请问-怎么会受伤呢?-是那天那位……漫画家?」

猜你喜欢

真丢人呐,她暗自骂道,身为一个星联女警事

真丢人呐,她暗自骂道,身为一个星联女警事,不过是小小地走了几步路而已,居然会脚酸背痛,亏她还受过无数严格的体能训练。她应该是体力超一流的四星警事才对!但,光走出那楝迷宫似的大屋

2020-04-19

八成是他那格外严厉的神情说服了薇卡

八成是他那格外严厉的神情说服了薇卡,她难得点头答应了他。毕竟这也是为了她自身安全着想。薇卡也发现到许多不友善的目光,带着恶意企图在她的身上盘旋。她紧挨在赛瑞斯身边——宁可在一窝

2020-04-19

「很好很好,满聪明的,小子。

「很好很好,满聪明的,小子。」背後的人以匕首抵住她的头背,「想等主人出来,好告我一状是吗?你听到什麽了?你和我的联络人说话了,是不是?」「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「不用想骗我了,你

2020-04-19

自认曾见过各式各样的女子,但没有一个像珊这样扣紧他的心

自认曾见过各式各样的女子,但没有一个像珊这样扣紧他的心,她们都不像她一方而这麽坦率直接,像个百分之一百的女子,温柔关怀、善体人意。他以为大部分的女人都善於说谎,总为了自己,编排

2020-04-19

……你们出卖我!天晴怨恨的视线,直跟到他们俩一前一后地消失为止

……你们出卖我!天晴怨恨的视线,直跟到他们俩一前一后地消失为止。可恶!小由、大哥,我会记住这次的!“希望没打扰到你什么。”明知故问的男人,还大言不惭地微笑说。如果对他张牙舞爪下

2020-04-19